第十章 大嫂是個怪人
作者: 小橋溪更新時間:2019-10-17 14:09:42章節字數:2103

  他們家哪有多余的銀子來買地?

  

  吳理正神色有些復雜地打量著小姑娘景胭。

  

  一旁的吳小玉和吳小剛偷偷為景胭捏了一把汗。

  

  吳伯伯雖說是理正,但他家的日子也不太好過。

  

  吳大哥在鎮上買工,吳二哥讀書,吳三哥跟他舅舅做事。

  

  吳嬌姐姐在家幫忙做家務。

  

  吳伯伯這是什么意思?

  

  想逼嫂子說出賺錢的法子嗎?

  

  還是……

  

  吳小玉有些后悔剛才在家沒攔住大嫂說買地的事。

  

  正著急該如何辦好時,景胭已笑吟吟地接過話題:“我在山上挖了一些竹筍,拿到鎮上買,換了一些銀子。”

  

  聞言,吳理正一愣,不敢置信地看著景胭。

  

  “那筍子太澀,我們都不吃的。”

  

  “我知道去掉澀味的辦法。”

  

  景胭想著以后很長一段時間,還要在吳家村生活。

  

  至少要等到那未曾見面的吳小楓回來。

  

  在這一段時間里,她必須跟理正建立合共關系。

  

  吳理正意味深長哦一聲,景胭便把自己跟鎮上的喬老板做生意的事說了出來。

  

  又熱情邀請吳理正的媳婦一起做。

  

  “嬸,你若是明天有空,可以去我家看看怎么去筍片的澀味。”

  

  “那敢情好。”

  

  吳嬸子不帶猶豫,滿口答應。

  

  吳理正見景胭很識相,便爽快地答應為她辦過戶土地的事。

  

  景胭又請他幫忙找泥匠師傅,修房子。

  

  吳嬸子一聽,頓時眉開眼笑,沖吳理正和景胭笑:“我娘家兄弟正是幫人建房子的。”

  

  很快景胭跟吳理正,吳嬸子說好了工價。

  

  吳嬸子笑得見臉不見眼:“景胭,三十五文太多,在鎮上做事一天才三十,你給太多了。”

  

  她嘴上雖這樣說,心里卻開始在計算,要叫哪些人。

  

  看破不點破,景胭又商量著讓吳嬸子和隔壁的吳嬸子,還有她婆婆吳王氏三人一起做中午飯。

  

  “好。”

  

  本想著讓自己的兒媳婦插上一腳,吳嬸子見景胭都安排好了,又想到除了娘家的兄弟不算,自己家就占了兩個。

  

  便笑呵呵答應了。

  

  景胭先付了土地的銀子二十兩,又付了青磚和瓦的銀子三十五兩。

  

  吳理正和吳嬸子兩人見景胭一下子拿出這么多的銀子,瞪圓著眼,驚得眼珠子都快掉了下來。

  

  還是他們的兒媳婦在一旁實在看不下去,便輕咳兩聲,兩人才尷尬驚醒。

  

  “景胭還有事嗎?”

  

  景胭笑瞇瞇搖頭,帶著兩兄弟,告別吳理正,三人一道回家。

  

  一路上,吳小剛咧著小嘴笑不停。

  

  景胭明知故問:“笑什么?”

  

  “吳伯伯和吳伯娘被銀子嚇呆了。哈哈哈哈!”

  

  “小心笑傻。”

  

  吳小玉不客氣打擊。

  

  “才不會呢。我這是高興,嫂子是福星。

  

  才嫁過來幾天,咱們家就要蓋新房了。”

  

  想到自己馬上就能擁有屬于自己的房間,吳小剛又是一陣傻笑。

  

  突然想到什么,吳小剛停住笑,拉著景胭的手,焦急地問:“嫂子,為什么要聲制筍片的方法告訴他們,還有跟喬老板做生意的事。你就不怕吳伯伯自己偷偷做嗎?”

  

  “沒錯,大嫂,這樣我們又少了一條賺錢的法子。”

  

  吳小玉也不贊同景胭把筍片去澀味的方法說出去。

  

  “我有我的打算。”景胭說。

  

  “你們看,咱們今天到理正家借牛車,一來二往,咱們是不是跟理正家搭上關系了。”

  

  景胭不等兩人消化她的話,便要他們把理正家的情況告訴她。

  

  “嫂子,理正叫吳慶洵,吳嬸子叫張玉梅。他們有三個兒子,大兒子吳有余,在鎮上做學徒,嫂子叫李玉壺。二兒子吳有慶,是書生。三兒子吳有喜,跟他舅舅做生意。女兒吳荷花在家。”

  

  “他舅舅做什么生意,你知道嗎?”

  

  “嫂子,青磚和瓦,都是他家燒的。”

  

  吳小玉把自己知道的都說了出來。

  

  景胭聽罷歡喜不已,“剛好我找他有事。”

  

  現在不愁花盆的著落了。

  

  當天晚上,景胭先回去把挖的花花草草放在后院,靠著墻根擺放好。

  

  回到堂屋,她又跟吳王氏等人說了做房子包一餐午飯的事。

  

  吳王氏一聽,立馬想到她娘家的大嫂和二嫂。

  

  了解她心思的吳小玉趕緊在她開口前說了景胭的安排。

  

  吳王氏輕輕嘆一口氣。

  

  不是親生的就是不一樣。

  

  她都安排好了,還說個什么勁。

  

  一嫁過來,就搶了她當家做主的權,現在就安排她做事。

  

  以后不被她壓得死死的。

  

  越想吳王氏越郁悶。

  

  以至后面景胭說了什么,她一個字都沒聽進去。

  

  晚上躺在新棉被里,她偷偷摸眼淚。

  

  第二天早晨,吳王氏頂著兩個黑眼圈出現在廚房里,景胭還以為她昨晚高興得沒睡好覺。

  

  吳王氏心里有苦說不出。

  

  只能順著景胭的話點頭:“我就是太高興。”

  

  景胭聽出了一絲咬牙切齒的意味。

  

  她詫異,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么。

  

  回頭,她悄悄問小玉和小剛。

  

  “娘昨晚沒睡好嗎?”

  

  “沒有,我看娘高興都來不及呢。”

  

  小剛一想到自己馬上就擁有新房間,高興得笑合不攏嘴。

  

  哪里還有時間關注其他事。

  

  倒是小玉,他堅決否認:“嫂子,你別擔心,娘是太開心了。

  

  過去,咱們一家老小都擠在一間屋里,太苦。

  

  娘是憶苦思甜。”

  

  說著,他眸光緊緊盯著景胭,見她真的有聽進自己的話,才暗暗松口氣。

  

  說實話,他昨晚忙著給大哥吳小楓寫信,根本沒留意他娘,哪知道娘還真生了嫂子的氣。

  

  想到一家人生活在一起,低頭不見抬頭見的。

  

  不行,他得去開異他娘。

  

  想著,他借口去廚房幫他娘燒火。

  

  景胭連忙說她想吃山藥粥。

  

  昨挖的山藥,她還嘗呢。

  

  想到山上還有沒挖完的山藥,吃完山藥粥,景胭帶著小玉,小剛,三妞,四妞,在吳王氏千叮囑萬叮嚀下,一起上了山。

  

  “嫂子,我想要改名字。”

  

  四妞坐在山坡邊的石塊上,瞇著眼睛曬太陽。

  

  “四妞挺好的,為什么想改名字?”

  

  “我也想有個跟大嫂一樣有福氣的名字。”

  

  四妞理所當然道。

  

  “只要娘同樣,那我就幫你改名字。”

  

  今早的事,景胭回過頭仔細一想,便明白吳王氏有黑眼圈的原因。

  

  現在,四妞又想讓她幫忙改名字,景胭可不敢輕易答應。

  

  女兒是人家的,還是人家決定好。

第一卷 正文
- 收起
為該書點評
系統已有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更多登錄方式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