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心牢
作者: 寒露更新時間:2016-05-30 00:58:49章節字數:3682

一屋子的客人,一屋子的笑語,把陳詩靜家的客廳填得滿滿的,何況,除客人外還有從詩靜身上所抖落的歡愉,散播在全客廳的每個角落中,把初春含著的幾絲寒意全都趕出了屋外.

陳詩靜總是喜歡找出各種理由請公司同事到家里歡聚,她是一個喜歡熱鬧又喜歡炫耀自己的女人,在現在這個房價瘋漲的時代,很多人奮斗一年也不夠買廁所那點平方的錢,在這個城市能擁有一套自己的房子成了許多人年青人的夢想,哪怕只是小小的一個蝸居,但陳詩靜卻在城市的高檔小區擁有一套200多平米的大套房,所以她一直覺得自己是優越公司那些還在為生活打拼的同事的,但是這種優越必須要展示出來才有人知道,所以她總喜歡找著不同的理由請公司的同事們到家里聚會,名是聚會,實則是為了炫耀自己那裝得富麗堂煌的屋子。或許漂亮的女人都是這樣的吧,. 不可否認,陳詩靜真的很漂亮。事實上,用“漂亮”兩個字來形容她還不夠,她是“艷光四射,華麗照人”的。她的眉毛清秀如畫,眼睛又黑又大,再加上,她經過了細心的“修飾”,就更加引人注目,“唇輕點而朱”,“眉淡掃而翠”,“眼細描而秀”,“頰微染而紅”。這樣說,并不是說她的美都經過了人工,就事論事,現在那個女人不化妝?化妝也要有美人底子才化得出來。如果一張大嘴巴涂了口紅豈不成血盆大口?如果生來是掃把眉,再畫它一畫,豈不變成芭蕉葉子了?詩靜是真的很美,不只她的臉,還有她的身材,現在的她穿了件一件黑色曳地長裙,真是該瘦的地方瘦,該胖的地方胖。她坐在那兒,笑吟吟的端著茶杯,微微的翹著個小手指頭,真是“明艷萬端”。所以她的身邊總是不乏追求者,或許是因為追求者太多,她換男朋友的速度比她換衣服還快。

詩靜家是歡樂的,大家都津津樂道的談著裴夢怡今天在會場上的表現,和這個突如其來的藍宇帆,他們倆似乎成了今天議論的話題,裴夢怡對他們的表揚謙虛的做著回應,但臉上卻露出掩飾不了勝利的笑容。陳詩靜在一旁聽著露出不屑的表情。任何聚會她從來都是焦點,今天她可不想讓別人搶了她的主角。她緩緩的走到裴夢怡面前,用眼輕輕的瞟了一下她,眉毛微微的蹙了一下,,她輕啟朱唇,輕輕的說:

“策劃小組成員,我也是啊,但我可是方總親點的,我才不用那么麻煩的要自我推薦呢,自已說自己好,那不是王婆賣瓜自賣自夸嗎,多不好意思啊,女人嘛,還是要含蓄一點好。”說著嘴邊掠過一抹冷冷的微笑,好像在嘲笑什么。或許漂亮的女人都是相互妒嫉的吧,自從裴夢怡進公司后,陳詩靜就一直不怎么喜歡她,好像自己的美麗地位受到了威脅。今天本來是她請公司的人來家里聚會的,沒想到,反到讓她成了主角。所以她才氣不過,故意出言嘲諷。

裴夢怡淡淡的對她一笑,她知道她現在誰也得罪不起,特別是這個總經理身邊的大紅人,不過這個美麗的女人,是沒有大腦的,雖然此時說著刻溥的話,但卻讓她省心不少。她懶得和她計較。只是淡淡的笑著。因為陳詩靜語句,客廳的氣氛變得有些緊張起來,為了緩解這種氣氛,不知誰講了一個笑話,又逗得滿屋子的人大笑起來。,藍宇帆笑著轉過頭,看見田馨坐在客廳角落的藤椅上也笑了,雖然只是淡淡的,但卻讓人感覺那么溫暖。其實徽笑挺適合她的。她雖然不漂亮,但只要笑起來卻可以讓那些明艷四射的人在他的眼里變得暗淡起來,她的笑不是天使般的,但卻讓藍宇帆覺得特別的舒適和溫暖,這種感覺特別的熟悉,就像累了靠在沙發里熟睡般的讓人安心和舒暢。他看著她,竟然有些出神。

此時田馨的手機響了,是紀敏打來的,田馨匆匆走到陽臺安靜的地方,接起電話。

“是有消息了嗎?”田馨還不等對方開口便急著說。

“是……可是……”對方的語氣變得有些遲疑。

“可是什么?他有沒有要見我,或者說什么”田馨滿臉期待。

“田馨,我看還是算了吧”對方的語氣充滿憐惜。

田馨沉默了,她從紀敏的語氣中聽出了不好的信息,但是她還是要問,因為她那么努力的讓紀敏無論如何都要找到他,不就是想要知道一個答案嗎,所以無論是什么樣的結果,她還是都要知道,沉默了片刻,她平靜的對紀敏說。

“你說吧,我有心理準備,無論什么結果,我都要知道。”

“何必呢?”紀敏有忍,她不忍讓田馨這樣一個善良的女孩受到傷害。

“說吧”田馨堅定的說。

電話那頭沉默了,良久才傳來聲音。

“張皓他現在和另外一個女人好了,是他導師的女兒,我聽說那個導師非常看重他,要給他介紹到一家國際企業里工作。”

田馨感覺有一個東西在猛的揪著自己的心,讓自己喘不過氣來。

“田馨,我說你當初就不應該管他,還供他讀書,他這種人就是個地地道道的陳世美,當初要不是你給他一碗飯吃,他說不定現在還在火車站打地鋪,你說你對他那么好,拼命的掙錢供他讀書,書到是讀出來了,可現在即跟別人跑了,他就是個白眼狼,忘恩負義的家伙。”紀敏越說越激動,似乎恨不得把那個叫張皓的人拉出來撕碎。

紀敏還在不停的咒罵著張皓,田馨感覺自己的心越來越沉,越來越沉,她想讓紀敏停下來,可是卻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紀敏感到電話那頭一直沒有聲響,感覺不對,立即停下來,沖著電話那頭急切的喊到。

“田馨,田馨,你沒什么吧?”

田馨閉著眼睛,努力的讓自己平靜下來,輕輕的說:

“你知道他在哪里對不對,你把地址告訴我。”說這幾句話的時候田馨感覺自己像用盡了所有的力氣。

“這個……田馨你想干嘛?”紀敏害怕田馨做出傻事。

“你放心,我不會做什么的,我只是想讓他親口告訴我,為什么?”

“我也不知道他住哪里,我是在街上碰到他的,就這樣吧田馨,你就當他死了,你這么好,一定可以找到比他更好的…………。”

“你不要說了,我一定會找到他的,我一定要讓他親口告訴我”紀敏還想說什么,可田馨卻掛斷了電話。

大家還在歡笑著,可田馨覺得她已不屬于那間笑語的客廳了,她獨自在她靜靜的回到客廳的那個角落里,蜷縮在那張圈形的藤椅里,眼睛靜靜的桌上魚缸,她坐在那兒,漸漸的她的眼眶濕潤,有兩抹霧氣在眼中凝聚,終于變成兩滴淚珠,沿著她的面頰,滑落在她的手背.。

這里人人在歡笑,田馨獨自在流淚。

藍宇帆發現了角落里淚眼凝注的田馨,緩緩和向她走去。

事實上,田馨覺得自己這些年來,并沒有什么真正明快或歡樂的日子。如果勉強要算有,就是剛認識張皓那段日子了。她記得第一次參加舞會,是張皓請她去的。第一次走累了有人背她,是張皓的背。第一次坐在電話機前等待,是為張皓……但是,張皓,張皓……她嘆了口氣,順手抓起藤椅旁的便簽紙,在上胡亂的涂抹著:

“天亮了

淚濕了心慌

地老了

整夜的傍惶

淚干了

怎么難舍

心都碎了

想放不能放

傷心的路一步又一步

你模糊還模糊

你的在乎留都留不住

比痛苦還痛苦

張皓……張皓……”

她停下筆,用手托著下巴,望著墻上的鐘,呆呆的,靜靜的,深深的出神。心情陷在一片迷惘的混亂里,悲哀占據了她的心靈。有好一會兒,她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做什么,只是深陷在那種凄然的虛無里。

“喂!喂!我今天推薦了你,我可是你的伯樂,你不應該謝謝我嗎,一個人在這里發呆,可是不對的哦。”

她被喚醒了,回過神來,見藍宇帆正端著一杯紅酒站在她面前,笑嘻嘻的,眼光直射在她臉上,肆無忌憚的望著她。她不喜歡這個小太保似的男人,她沒有理他,轉過頭去。

“你經常這樣子嗎?”藍宇帆問。

“什么?”她困惑的看他,不知道他在說什么。

“你有些——神不守舍。”他說,伸過頭來,看她寫的紙條。“比痛苦還痛苦……”他念著像在回味她這名話,她慌忙把紙條一把握住,縐成一團,扔進茶幾下的字紙簍里去了。他點點頭,若有所思,若有所知,若有所解的凝視她。“張皓是誰?”他問。

“不關你的事。”她很快的說。

“當然不關我的事!”他的眼光閃了閃,笑意浮在嘴角上。“管他是誰,你已經把他和你的痛苦一起扔進字紙簍里去了。是不是?”她怔住了。看了他幾秒鐘。然后,她幾乎是漠然的低下頭去,不想理他。

她沉默的擺弄著茶幾上的東西;茶杯、水果盤、便簽紙……她不想再和他談話。

“怎么了?”他問。“我說錯了什么話嗎?田馨,”藍宇帆用手指敲敲茶幾桌面,“你怎么不說話了呢,對伯樂可不能這樣?”

她抬頭看了看藍宇帆,又低下頭,不理他。

藍宇帆又站了一會兒,然后,他用力的摔了摔頭,咬咬牙說:“好,我懂得什么叫不受歡迎,什么叫自討沒趣!我也不會厚著臉皮在這兒惹人討厭!但是,田馨,讓我告訴你一句話,是莎士比亞最最有名的句子,相信你也聽過:笑容是美麗的女孩最美麗的化妝品,冷漠是美麗的女孩最大的致命傷。我把這莎士比亞的名言送給你!”

田馨不由自主的抬起頭來,然后冷冷的說“可惜我不美麗。”

“可是笑容可以讓你很美麗”藍宇帆看著她,眼里閃過一絲溫柔。

一種另樣的情緒閃過田馨心中,但只有一閃,便以極快速度消失了。很少有人說她美麗,連張皓都沒有,只是告訴她她很可愛。可是面前這個長得還算過得去的小太保似的男人卻說她美麗,這讓她悲傷的心不禁有絲絲的高興。

裴夢怡在人群中笑著,她一轉過頭便發現了在角落里的兩個人,笑容頓時僵在了她的臉上,她穿過人群,向他們走去。

“怎么不過去和大家一起玩呢?”她笑容可掬的望著藍宇帆。

藍宇帆對她也報以禮貌的一笑“太吵了,想靜靜。”

裴夢怡的眼光流過田馨,又回到了藍宇帆身上。

“你們聊吧,我有點事,先走了.“英子起身對藍宇帆和裴夢怡說道。

裴夢怡笑著點頭說“這么快就走了,怎么不多玩一會”感覺那么不真誠。

第一卷 正文
- 收起
為該書點評
系統已有15條評論
  • 最新評論
2017-12-25 15:50:49 發表
看著還行
2017-12-20 22:14:17 發表
對不起,我錯了
2017-12-20 15:05:52 發表
作者,講真,斷更真的不對
2017-12-18 15:41:35 發表
怎么還不更新呢,作者,你去哪里了
2017-12-12 15:28:34 發表
我想要看到你的誠意

更多登錄方式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