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雙重打擊
作者: 寒露更新時間:2016-05-30 00:56:00章節字數:3191

不是大發公司這個客戶,而是被人利用。她覺得心寒。她伸出手去拿桌上的紙巾。卻看見桌上擺著一個信封。這里怎么會有一封信呢,自己走的時候明明都沒有。她奇怪的拿起來,抽出里面的信紙看起來:

“田馨,對不起,我走了。我實在沒有勇氣面對你,所以選擇你不在的時候來拿走了我的東西。我走了,希望你可以把我忘掉,是我對不起你。”下面的落款是張皓。

田馨一直看著這封信,很久很久,她不相信是真的,她看著這封信希望這只是寫錯了,可當她明白這不是的時候,她猛的把信一丟,瘋了似的翻開家里所有的東西。可她發現所有關于張皓的東西都沒有了,她發瘋似的尋找。然后坐在床邊呆呆的對自己說“這不是真是,只是幻覺,只是幻覺。因為最近太累了。剛才又丟了單子,所以產生了幻覺。睡一覺就好了,睡一覺就好了。”于是她倒在床上閉上眼睛,努力的控制自己不去相信這封信上所說的,可眼淚卻還是忍不住的從臉頰流下。她一直害怕的事情,她一直逃避的事情,今天終于還是發生了,她那么小心翼翼的守護著這份感情,就是害怕失去,害怕自己再變成一個人,可是無論她做了多少,今天還是結束了。所有的一切又回到了原點。她又成了一個人,一個無可依托,無可牽掛的一個人。她感覺自己就像一顆恒星,離開了原有的軌道,就這樣漫無目的漂浮在若大的太空之中,找不到方向。

樓頂的路燈亮得有些蒼白,田馨記不得自己喝了多少酒,她拖著有些僵硬的身軀,踩著自己的影子在馬路上機械的行走,漫無目的,分不清起點和終點,她不知道自己該去哪里,似乎也沒有哪里可以去。她搖搖晃晃的走著,突然撞到一個身上,她頭也不抬的說了聲“對不起。”又繼續往前走去。藍宇帆被撞了一下,還沒來得及看清是誰,只聞到一股濃濃的酒味,便看見一個嬌小的身子搖晃著在車流中不停的穿梭,險現叢生,他顧不得多想,走上前去,拉著滿身酒氣的田馨走過馬路。可田馨卻不領情,一下子推開那個人,含糊不清的沖著他說道“你想……干嘛,干嘛……拉著我。”

抬起頭,模糊的眼神看不清對方的臉龐,只看見頭上的一縷紅發“雞公頭”田馨指著站在跟前的人說,“小太保,你不要跟著我……我不是好欺負的。”說完轉身又搖晃著前行。

第一次被人叫小太保,藍宇由不免一愣,注意的看了對方一眼,才發現這個人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見過,一想,才發現原來今天在車里看到的在馬路上提著高跟鞋瘋跑的女人就是她。當時的她渾身充滿了活力的朝氣,可現在的她卻滿身酒氣,吐詞不清。簡直是判若兩人。藍宇帆頗有興趣的看著她。

田馨推開藍宇帆搖搖晃晃向前走著。她來到一座大橋下面,因為她喝得太多,連走路都不太穩,又見她一個人往大橋方向走,“難道她要自殺”藍宇帆的心里猛地一震,想也沒想的跟了過去。

田馨站在橋沿邊,看著眼前的流水,眼淚禁不住順著臉寵嘩嘩的流了下來,一整天了,在這個時候,她終于可以哭出來了,田馨不想讓人看到她的軟弱,所以每當痛苦的時候她總喜歡一個人呆著,她放聲痛哭起來,她要把這所有的委曲與失落都統統哭出來,藍宇帆站在她的身后,看著她不斷抽搐的背影,不知道該說什么。

猛然發現有人在后面,田馨轉過身來,她指著站在那里的藍宇帆說道:“你……干嘛跟著我,誰讓你……跟著我。”

藍宇帆笑笑說“我沒有跟著你啊,難道這里只允許你一個人來嗎?我只是在這里吹吹風而已,這里的空氣不錯呢”

“你……你……就是在跟著我,哦……你是不是怕我跳河自殺啊,我告訴你……,我不會,我田馨不會。”田馨大喊到“是,他是不要我了……,走了。可這有什么呢?我……我一定會找到他的,找到屬于我的愛情……客戶……客戶也被人搶了,但也沒什么,明天我還會找到更多的客戶,我一定會做得更好……沒有,這世界沒有改變什么,一切都沒有因為我的失戀,失落而發生一丁點的改變……生活從來不會去遷就一個人,只有人去適應和改變生活。所以,你放心,我不會自殺,我會一直向前看……向前看……去找我的愛情,我的事業……明天會更好……更好……。”田馨比手劃腳語無倫次的說著,叫著。在進行著自我安慰與自我發泄。她就是這樣,每每遇到不順的時候,就會以最快的速度去調整自己,因為她知道,在這個世界上,她和別人不同,別人倒下了還有親人給她們支撐著。可她沒有,她只有一個人,所以她不能倒下,她要堅強的走下去。這個世界上沒有絕望有處境,只有對處境絕望的人。而田馨絕對不是。

藍宇帆靜靜的聽著,他沒有想到這個外表柔弱的女人,嬌小的身軀里竟然蘊藏著這么強大的能量,她真的讓他感到好奇,這是一個怎么的女人,外面如此柔弱,而她的聲音卻在空曠的大橋上飄得很遠很遠……

周一一大早田馨就到了公司,雖然飲酒過量,到現在頭還有點疼,她從來沒有讓自己這么醉過,身體有些吃不消,她現在整理著會議室,然后又拖地,把辦公室里所有的桌子椅子統統都清洗了一遍.忙碌,田馨只用讓自己不停的做事情才能讓自己的腦海暫時不用去想他,不去想那些讓自己痛苦的事。

每一個進辦公室的人都被今天明亮整潔的環境給驚住了,并不時打趣的對田馨說:“小田馨,以后辦公室友清潔就交給你了啊,保潔大媽的錢都省了。”她們絲毫沒有發覺田馨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不要讓生活里的情緒去影響工作,這也是田馨一直奉行的一個原則,所以她即使心里再痛苦,也會懷著萬分的激情去工作。

今天公司來了很多人,因為行業展銷會即將到來了,為了促進銷售,公司準備聘請一些企劃人員和促銷人員,來來去去的很多人,都是些充滿朝氣的年輕人,看著從他們身上散發出的氣息,田馨突然覺得自己老了。

星期一的事情總是特別多,大家都電話,電腦的忙碌著,田馨也在忙著做自己的周計劃,大發公司的事情,她不想再去追究和過問了,因為事情已經發生了,也不會因為你去追究的過問而改變些什么,她還不如把更多的時間放在其它的工作上。沉迷于過去,這不是田馨的性格。

裴夢怡又和林叢一起到的公司,想必又是裴夢怡專門開車去接的。至從裴夢怡到公司后,林叢自己都沒有再乘過車了,裴夢怡每天都會準時的到他家門口接他,下班也會送他回去。似乎成了他的專職司機了。公司里也有不少對他們的言論,便他們依然我行我素,對這些人的議論充耳不聞。當然也有人說,拍馬屁拍到這個份上,也算是一種藝術。裴夢怡也不當回事,依然和林叢走得很近。田馨不想去八卦這些事事非非。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生活。她只想把自己的工作做好。

這時桌上的電話響了,她一邊點鼠標,一邊隨手接起電話:

“你好,銷售部……莫主管,有什么事嗎?”

“田馨,剛才人資部來電話說,這次的招聘希望我們銷售部的人一起去甄選一下,我呢,現在外面,沒法回來,你如果方便就去一下吧,畢竟這次是為展銷會招聘的,人員的好壞直接與我們部門以后的銷售業績掛勾的。”莫主管的語氣很委蜿,明是商量,但實是命令。

田馨知道自己即使不愿意也是非得去的,于是掛斷電話,關了電腦,到人資部去了。

田馨坐在會議室里與人資部的三個人員一起面試前來應聘的人員,應聘的人很多,幾乎每個人手里都拿著各種證書,作品等,看到們們信心十足,志在必得的樣子,田馨不僅想起自己當年應聘的情景,她記得清楚,那是四年前,和現在一樣,也是一個周一的早上,那時的她剛剛丟掉一份工作,身上所剩無幾,忙于再到一份工作維持生計,但那時像她這樣一無學歷,二無臉蛋,三無經驗的三無人員是很少有公司愿意要的,哪怕是降低薪水的要求。直到遇到遠航公司的高總讓她有幸進入了這個公司。這四年間,她憑借自己的努力和韌性,從一個派單員,到專店營業員,再到店長,而后又到分公司做銷售員,到現在的銷售助理,她一步一步的走過來,其中的辛酸只有她自己知道。但是遠航給了她成長的機會,讓她成長,豐滿羽翼,所以她從心底里感激高總,也發誓要用自己的努力來回報遠航,回報高總,她說過無論在什么情況下她都不會離開遠航,除非被開除。所以一路走來雖然辛苦,雖然有很多委曲,但田馨卻一直在遠航堅持著,用心的去工作。她對工作的用心,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所以即便沒有學歷,她也能走到今天的位置。

第一卷 正文
- 收起
為該書點評
系統已有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更多登錄方式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